Rogwell

自由

到现在阿尔都没有出场,我是不是太懒了?

神夏后续:王耀来了

私设甚多,篇章短小。

脑洞后续:夏洛克结束了粉色研究,王耀因黑莲帮私下访问英国。此时盲眼银行家剧情还没开始。亚瑟·柯克兰与约翰·华生是朋友。

隐米英/福华。

神夏背景+APH背景。

 

下午三点半,亚瑟·柯克兰越过莱迪亚庄园的蔷薇长廊便看到了坐在奶白色圆桌边上的东方人。来得真快,他一面想着,一面迎上去:“耀,让你久等了。”

“不久,你一向守时。”王耀点点头,小心地拿起漆瓷茶壶帮亚瑟倒满茶杯,示意糖罐自取。

两人对坐了几分钟,沉默才被打破。

“亚瑟,我这次来英国,是想和你合作。”王耀用茶匙轻敲了两下杯壁,微笑着重新放下。悠久平和的双眼给他不显老的娃娃脸增添了几分违和,但在微笑的时候缓和了许多。

“之前你不是告诉威特你来的原因是关于香/港的吗?”

“嗯哼,就是因为和香/港有关才想和你合作的。——你知道香港那儿的黑/帮已经走私到伦敦了吗?”

亚瑟一愣。

 

约翰·华生,29岁,前陆军军医部医学博士,退役军医,现在与室友居住于英国伦敦贝克街221B,有个日渐红火的博客地址。在遇到室友夏洛克·福尔摩斯以后,他觉得每天都活在刺激惊险的世界里。“Oh!——没有刺激,只有惊险!”今天上午在厨房觅食的华生一开冰箱发现培养皿里的人体组织,一旋微波炉发现炉壁上四溅的鲜血,决定出门去贝克街尽头的那家夏洛克推荐过的中餐馆来安抚自己饱受惊吓的胃。

也许是华生来的时间不对,这家门面贴了三个框的中餐馆似乎没有在营业。当他在门口还在犹豫是否要推门进去时,餐馆的侍者打开门来了:“这位先生,我们东家请你进去呢。”

 

“……亚瑟?我还在想是谁呢。”

“约翰,好久不见。我刚刚在窗边看到了你,所以让刘喊你进来。”亚瑟低头咬了口小薄饼,“你是住在这附近吗?”

华生把点好的菜单递给站在边上等着的小伙子:“是的,我和人在贝克街合租了一间公寓。室友告诉我这家餐馆味道不错。”

坐在亚瑟身边的那位东方人这时笑吟吟地插口:“你是亚瑟的朋友?真难得。我是这家店的老板,下次你来一定给你打八折。”

“——为什么和我合作的时候不给我打折?”

“我这不是给你朋友打折了吗~”

“…这是正常的回答吗?”

约翰·华生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的朋友同饭店老板从合作打折一直吵到了国际交流(实际上内涵都一样),最终在上菜的时候找到机会打断了他们的“友好交流”。

亚瑟·柯克兰这才向他可怜的医生朋友介绍了一下:“约翰,这位是王耀,工作的合作伙伴。这段时间有点事所以跑到伦敦来找我。耀,这位是约翰·华生,我的朋友,是个优秀的医生。”

 

一小时后,华生带着一叠中餐馆的优惠券和新朋友的手机号码以及填饱的肚子满足地离开了。王耀若有所思地看着医生消失的身影:“这位先生人品不错。”

“那当然,他可是正宗的British。”亚瑟哼了一声。

“他的室友就是你家管事的弟弟?”

“什么管事!——你不是看了么,我分享的约翰写的博客。”

“写的不错,引人入胜。那位室友先生挺像老包的。”

“老……什么?”

“哦,一千多年前我家的一个首都市长。”

“好吧。接下来你想去哪?”

“……伦敦的博物馆又进了什么好东西么?”


发现一个多月没写了

亚瑟与迈克罗夫特

不知道题目应该写啥


之前的脑洞片段


有私设


有隐米英/福华


神夏背景


 


亚瑟·柯克兰将签好字的文件整理好堆放到桌子的右上角,转头便看见迈克罗夫特·福尔摩斯拄着他的大黑伞神清气爽地进了办公室。


“晚上好,麦克。”他打了声招呼,顺手拿起手机通知了自己的助理带点儿食物进来,可怜的大/英/帝/国为了赶好文件饿着肚子工作了三个小时。“又是因为你的宝贝弟弟?”


“晚上好先生,也许您的时间表可以进行更科学的修正。”迈克罗夫特优雅地向他的祖国鞠躬致意,“刚刚五起疑似自杀案的真凶已被抓获,我只是去现场的时候发现夏洛克也在追查而已。还有他的新室友。”


亚瑟想起三个月前参加的帕特森爵士的葬礼以及那位神情憔悴的遗孀夫人:“看来之后再不会发生那些令人难过的事故了。不过你的弟弟也参合进这件事情了吗?”


“是的,先生。夏洛克喜欢这些具有挑战性的故事,您是知道的。”亚瑟想起了被迈克罗夫特安排在贝克街的十六名MI6专员和他们的文件报告,不禁点头赞同:“也许有他的帮助,雷斯垂德警探可以减少不少的工作量。”


“这可不对。”迈克罗夫特接过威特助理带进来的红茶喝了一口,带着嘲讽的笑意感叹,“格雷格已经向我抱怨好多次了,夏利一个星期就能给他增加五成的工作量。噢,虽然犯人抓的更快了。”


看样子今天两兄弟的见面非常愉快。亚瑟心道,如果是我的话这样的见面就永远不会那么轻松,从来都是吵架——他又想起了某个早就脱离他单干的臭小子,忙低头咬了口三明治把那个人用游走球赶出自己的脑海。


“……——他和他那新室友倒是默契。”亚瑟听着迈克罗夫特讲他今天的见闻——对弟弟还真是看的紧,“‘我已经收到你的关照了,迈克罗夫特!又发福了吧。’……‘我知道贝克街尽头有家不错的中餐馆,你可以跟我一起去试试。’——噢!多么令人感动的友谊!”看来迈克罗夫特对于夏洛克·福尔摩斯对新室友的热情和体贴以及对他本人的敌视很有意见——虽然很难看得出来。


亚瑟想到他几天前新交的朋友在博客上发表的那篇惊魂之夜——当然原文题目并不是惊魂之夜,是亚瑟自己定义的——笑出声来:“想不到你那天竟然会那么做。约翰当时可是紧张极了,毕竟不会有谁能直接动用伦敦的监控和电话亭来对付一个退役军医的。”


“我忘了华生医生是您的新朋友,先生。我认为我还是很有分寸的。”


“Well,我相信你,我的大/英/政/府。”亚瑟起身套上助理递过来的风衣,“接下来那些完成的文件就交给你了,后天王耀大概会在下午过来,只要航班没有延时。都安排好了吗?”他问助理。


“是的,先生。王耀先生回复说他是私底下来的,有件和香/港有关的事情需要您的帮助。”任劳任怨的助理回复道。


“那就按私人来访接待——我先走了,麦克。”


“祝您有个美好的夜晚,阁下。”迈克罗夫特拿起整理好的报告,打算过一会就提早下班和他的祖国阁下一样去约会。——虽然大/英/帝/国并不会承认今天急着批好文件是因为有个戴眼镜的臭小子在隔壁街的茶餐厅等待的缘故。




————


时间线大概在第一季粉色研究之后,盲眼银行家之前,私设王耀之所以来英国就是为了黑莲帮的事情?


大概会写点到《夜景》里去。

 这个月过了我就来试试看

看到一张图想起来的……

神夏里迈克罗夫特·福尔摩斯不是被称作大/英/政/府么,亚瑟作为大/英/帝/国处理事务的时候肯定和他碰到过。

好想知道当夏洛克·福尔摩斯碰到亚瑟·柯克兰的场景